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陶醉在她的淫叫声中

时间:2018-01-19
在中国,人们把那些放蕩的女人叫做贱女人,但在我认识琳以后,我改变了这样看法。
和琳上床前,我只是个男人,和琳上床后,我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。这也是我迷恋琳的原因。
我是在一次聚会上和琳相识的。她三十多岁,很漂亮,细腰丰胸,有着一副性感迷人的身材。可以说琳是哪种让男人一看到,就会让男人产生许多幻想的女人。我当然也不例外,她深深地吸引着我目光。我们也好像很有缘,分手的时候,我竟然有了恋恋不捨的感觉,从她的眼神中,我能察觉到她和我有着同样的感觉。
我是个好色的男人--现在的男人好像大都如此,我对漂亮女人有很强的佔有慾--我相信许多男人都有这样的慾望。我追女人--现在时髦的话叫「泡妞」--有一种锲而不捨的精神,许多男人并不具备这样的品质,他们大都有贼心无贼胆,我是有贼心也有贼胆。
现代化的通信工具把人的距离拉近了,近得几乎没有了距离。一个电话,几句问候,我们就开始了约会。都是成年人,心里谁都清楚大家在一起要做的事,第二次约会时,她喝着咖啡,漫不经心地给了我一些暗示,她告诉我说这个周未老公要回老家,她不想去。我当然理解这句话的含义,否则就是脑子进水了。
周未,天空中下着浠浠沥沥的小雨,悬在灯桿上路灯发出银色的光辉,冷冷地看着这个世界。
我喜欢有雨的日子,它为情人们营造了一个浪漫的气氛。吃过饭,我们依偎在伞下,漫步在飘飞的雨丝中。
很快我们来到一幢楼前,我告诉她这是我以前住的房子。琳笑了笑问我为何要来这里,我说我不知道,也许是爱神把我们引到这里的吧。琳又问我你能肯定我就一定会给你上楼吗?我望着她的笑脸,没有再犹豫,我收起了伞,顺势把她抱了起来,我对她说道︰是的,今晚你是我的。她没有挣扎,用胳膊环着我的脖子,在我的耳边娇嗔地说道︰你好武断。
很正确,女人就是需要男人去征服的,我明白这一点。
在三楼我停了下来。琳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,丝毫也没有下来的意思。我艰难地开着门,装成恨恨地样子对她说看我到屋里怎样收拾你。她滋滋地浪笑着说好啊,只要你这个本事。
我在这里住了将近十年。搬新家的时候,这里的东西几乎没有动。进了屋门,我没有开灯,抱着她逕直向卧室走去。
外面还是细雨霏霏,如泣如泪的。伴着激烈的心跳,我们在夜色中开始接吻。一个很长的吻,就像是有一个世纪。嘴唇紧紧地溶合在一起,两个舌头迫不及待地探索着对方,然后紧紧地缠绕、吞吐着,久久不愿分离。与此同时我的手也没有安分,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胸。手感告诉我,薄薄的衣衫里面有我爱不释手的东西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当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时,一对丰满的乳房环在了我的手中。
虽然还隔着胸罩,但能感到她的胸罩没有海绵衬垫。我没有去解开它,这并不着急--性爱并不简单是几分钟生理上的发洩,它是一个过程,心灵交融的过程,懂得性爱的人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,慢慢地去享受、品味这个过程所带来的愉悦。
我的吻一刻也没有停止。我能感到她的身体在颤抖。
终于,她在喘喘的呻吟中,发出了一声呼唤︰要我,快要我。此刻,她才真正属于我的。她的心,她的肉体,她要我去佔有她。
我打开了床头上的灯,剎间,整个房间被一束朦胧的粉红的色调所笼罩,凭添了几分暧昧和浪漫的气氛。
扭扣一个一个地被解开,我亲吻着渐渐裸露出的每一寸肌肤,它们光滑艳丽,在微弱的灯光下散发出令我心跳的光彩。突然,琳抓住了我的手--我要解她裙子上的扭扣。女人害羞是一种天生的本能,我停了下来,继续吻着她。
一会儿,她的手放鬆了,她呻吟着,喘息着。
胸罩被打开,一对肥白硕大的乳峰弹了出来,樱桃般的乳头在颤动,我的血液在血管中奔流。我迫不及待地抓住了它们,在我的手中把玩着、揉搓着。
最后一件衣服褪了下来,她赤裸裸地呈现在了我的面前。这是一具美妙丰盈成熟的胴体,飘着一股似有似无地香味,宛如天生尤物,白嫩光滑的肌肤,优美玲珑的曲线,丰腴圆润的臀部,千娇百媚,勾魂摄魄,无不散发着迷人的性感和诱惑。
我低下头,张开嘴含住她的鲜红的乳头吸吮着。两只手在她的腰和臀间游走,她的腰很细而且柔软,腰间的曲线流畅自然地蜿蜒到了浑圆的臀部,她的臀形很美,丰满而不显臃肿,柔软而富有弹性。
琳轻轻呻吟了一下。手开始慢慢抚摩我的头,就像母亲温柔地抚摩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我用嘴含住了另一只乳房,一只手揉搓着被我刚刚爱抚过的乳房上的那棵鲜嫩诱人的乳头。而另一只手开始向下滑,直抵那片浓密的湿润的芳草地。黑色的阴毛绒绒的,很柔顺,宛若空谷幽兰,带着几分神秘和清雅。停留了片刻,我的手下乔木入幽谷,开始了寻幽探胜--然而我发觉手被紧紧地夹住了。
这是女人最后的挣扎,我很清楚此时应该如何做。我迅速脱下了身上的衣服,然后把她揽到我的怀里--又是一个激情如火的长吻,另一只手游走在她的丰满圆润的两腿之间。
琳闭着美丽的双眼,陶醉在我深深的爱抚之中。她雪白娇艳的肉体在我一波一波的爱抚中不断地升腾、溶化。
紧闭地双腿在慢慢地向我打开。我的手触到了幽谷的深处,哪里已经是一片汪洋。我抚摸着她,揉捏着阴唇,挑弄着阴蒂,然后我把手指入进了深处。
琳象条蛇一样,全身开始扭动起来,不时地拱起身子,翘起丰满的屁股迎合着我的手指。
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嘴唇,一路朝下吻了下去,雪白的脖子,丰满的乳峰,光滑的小腹,郁郁的阴毛,最后到了目的地。这是一个美妙绝伦的地方,鲜嫩、柔滑,温暖,令人爱不释手,使人心醉神迷。而更绝妙的是从那花丛的深处传来了一股淡淡的飘香--打开她身体的时候我就似乎吻到了她,只是到了现在,我才知道这香味原来是从这里飘出的。
我知道这是一种专用香水的味道,骚骚的、爽爽的,芬芳馥郁--琳为了这次约会花费了很多心思的,这使我很感动。我的舌尖开始在她的四周和大腿上游走,两只手抚摸着她的白嫩肥大臀部。舌头划过两片进厚厚的阴唇,在阴蒂前停了下来。她的阴蒂很突出,这表明她的性慾很旺盛。我用舌尖拨弄着鲜嫩的阴蒂,我感到琳的身体一颤,嘴里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。我把脸俯下去,用牙齿轻轻地咬住了她,然后微微地颤动。
琳极力忍受着这销魂夺魄的激情,脸颊红晕,眼神迷离,上身不停地扭动着,丰满可爱的乳房在起伏跳跃。「啊不不,不要这样」她叫道。
我的手感到有一股液体从幽谷的深处流了出来。我的嘴唇含住了阴蒂,舌尖慢慢地拨弄着它,而一只手指伸进了幽谷的深处,扣弄着两壁的鲜红的嫩肉。
舌尖和手指同时在加速。
「啊—–啊——不——」琳发出了绞杀般的呻吟声。她的身体在向上拱起,臀部也随之扭动起来。「啊—–求你了,快要我——快来要我」她哀求道。
我的身体也在冲动。有一股热力顺着从我的体内真冲下去,透过我的丹田,穿过我的血管,向我的双胯之间奔驰。
我的身体俯了下去。身下就是我的猎物--雪白的犹如羊脂般的胴体,她的乳峰、细腰、丰臀随着她的喘息在蠕动,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着--她在等待,非常顺从地在等待,等待着我去享用,等待着我去佔有。
我向前一挺,然后,我涌了进去。立刻我被一片暖意和柔润所包围,随之而来的快感从我的下体向全身扩散开来,令我感到无比的舒畅和快乐。
我开始抽动。里面很温暖,柔软的、滑湿的好像一棵熟透的桃子。
「啊—–不—-快干我的*」她双手狂野地抱住了我,放浪地喊道。
我有些惊呀。从如此美丽端庄的女人嘴里能说出怎么骯髒的字眼来,简直有些不可思意。不过,她的喊叫声更使我激情万丈。
我抽动着,速度在渐渐地加快。
「啊—–干我——我要死了」她叫着。
我的血液在奔流,血管在澎涨,我沉浸在这无穷无尽的情慾之中。
「啊—–好棒—-」她一直在叫。
「啊—–啊—-」我咬着牙根。
我们动作着,浑然忘却了一切。
时间在瞬间似乎停止了流动。我爆炸了。
「啊—–」我高叫着。一阵难以形容的快感向我袭来,并飞快地传遍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。
几乎是同时,她的头左右摇晃,嘴里发出了尖叫︰「啊—-不—-我要死了——」她的尖而红的指甲,深深地印在我的后背上。
终于,停了下来。
我伏在她的身上,闭着眼楮,脸贴在她柔嫩的乳房上,细细回味着那令人激奋的快感所带来的愉悦。
她十分温柔地拨弄着我的头髮。她把手指插在我的毛髮间,将我的头髮慢慢地缠绕在她的指头上。
「你还好吗」她柔柔地问我。
「好,你呢?」我回答道。
「嗯」她又问道︰「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人。」
「不是,你是个好女人。」我说道。
「嗯」她紧紧地抱了抱我说︰「以后你要好好待我,好吗」
「好的,我一定好好爱你」
雨还在下着.那晚,我们一直在做爱。